热点资讯
石家庄市11月10日提前供热试运行 奖3万元!邢台市重要公告! 邢台市出台“食药安全诚信邢台”三年行动计划 滴滴出行驻河北负责人被约谈 带着问题去盯着问题查 真正让监督有力有效 省政府发布最严停工令 河北即将进入停工期 交警执勤遇走失儿童 热心帮忙助其找回家人 河北省法院通报10起基本解决执行难典型案例 媒体采访河北乐源牧业火灾情况遭抢夺摄像器材 李克强:今年再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多亿元 “女德班”校长自述当过黑帮大哥 受感召后改邪归正 日本分尸案嫌犯曾暗示网友已杀多人:总是要磨刀 反不正当竞争法获通过:严惩水军 刷单等将被严查 湖南省委办公厅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东南大学成立首家司法大数据研究基地 女孩让座遭婉拒 老人:我无所谓 你们写作业要紧 四川乐山官员勘察扶贫项目遇坍塌 一行7人不幸遇难 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迟报谎报瞒报漏报网络安全事件将追责 和党中央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山西引发热烈反响 湖南省泸溪县发生一起山体滑坡 3人失踪319国道交通中断 一二线城市楼市量价双跌 楼市逐渐进入降温周期 好消息!下月起天然气、食用盐价格可能要降了 推进大数据时代公安工作信息化智能化现代化全国公安科技信息化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河北黄骅一镀膜厂火灾 致6人死亡1人重伤 中国社科院:北京房价5月首现环降 南方多地暴雨启动应急响应 江南等地仍有较强降雨 2017年高考今起举行 全国940万考生将赶赴考场 “旋风”访德25小时,总理拿下4大“成果” 6月起一批新规将实施 网络安全法加强个人信息保护 从领涨到领跌 二线“四小龙”城市房价调头 习近平: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海军 习近平:始终坚持人民公安为人民 中央和国家机关系列法治讲座第二讲在京举行 加强文化法律制度建设 强化文化法治保障 男子被误认为人贩子遭家属殴打骨折 其实是救孩子 李克强:政府该松绑的须松绑,别让社会办医四处求爷爷告奶奶 2017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进一步加大价格改革力度 习近平画出的最美同心圆 河南开封一反贪局长醉驾肇事逃逸8个月未被判刑反而住进精神病院,这是演的哪出戏? 邢台广宗县惊现非法占用大宗基本农田,谁来监管?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法闻网2017年新年贺词
辽宁首富的辉山乳业私有化谜团:巨额欠债去向成谜|法律与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辽宁首富的辉山乳业私有化谜团:巨额欠债去向成谜
辽宁首富的辉山乳业私有化谜团:巨额欠债去向成谜

  “辽宁首富”的辉山乳业私有化谜团

  从回城知青到企业总经理,杨凯走了25年;从完全控制辉山到成为辽宁首富,杨凯用了4年。而他大概难以想象,从云端跌落仅仅用了几个小时。

  2017年3月24日。一天之内,辉山乳业股票跌去杨凯数百亿身家,紧接着,“财务造假、挪用资金”质疑、高管失联、兑付危机……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

  杨凯及其辉山是怎样走到今天的?债务黑洞又是如何形成?在新京报记者的调查中,杨凯的发家故事源于一家地方国企私有化变迁之路。

  几经腾挪,杨凯利用辉山这一品牌,将自己送上辽宁首富的宝座,也最终将自己拖入当前的兑付危机之中。近日,新京报记者赴辽宁沈阳实地调查,试图还原那些年以杨凯为主角、发生在“辉山”的故事。

  文|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朱星

  辽宁首富巨额欠债去向成谜

  ▼

  “我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3月24日,股价暴跌袭来时,有媒体第一时间致电杨凯,这位辉山乳业的董事长似乎正处于无措之中。

  事情并未到此为止,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暴跌将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这一更严重的问题拖出水面。很快,包括各大国有银行、机构甚至大小供应商在内的债主们纷纷上门要账。

  辉山乳业借了多少钱?

  在香港上市的辉山财报显示,自2013年至2016年9月的三年半时间内,辉山通过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所得款项280.54亿元,首次公开发售融资61.69亿元。扣除还款金额150.5亿元,累计净融资191亿元。

  最新披露的信息则显示:“辉山危机”并不全然属于辉山,它更可能是杨凯本人的财务危机。在债务危机中,相当大一部分来源于杨凯名下的非上市公司。

  危机发生后,沈阳当地政府紧急出面主持召开了围绕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会议。据媒体引述债权人会议中传出的消息,杨凯在会上亲口称,在合计418.82亿元的总债务中,除了一些杂项外,上市公司债务199.5亿元、非上市公司147.8亿元、大股东境外借款41亿元、供应商欠款31亿元。

  直到此时,辉山乳业才对外公开了大股东面临的窘况:由杨凯及其一致行动人葛坤控股的“冠丰有限公司”所持有的上市公司71%股份,几乎已经全部被质押,用于冠丰获取贷款、保证金融资以及为杨凯的其他公司提供融资。

  没人知道这借来的钱最终流向了哪里。“辉山危机”爆发已半个月,债务的准确总量和去向仍然是谜。

  激进扩张的财务泥沼

  ▼

  多个业内人士相信,是杨凯的激进扩张策略将辉山拖入财务泥沼。

  此前2013年9月27日,辉山乳业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全球发行额13亿美元。

  成功上市带来了巨额资本金,在杨凯带领下,辉山将大部分资金用于产能扩张。根据辉山官方介绍,辉山乳业先后投资200多亿,在辽宁省沈阳、锦州、阜新、抚顺、铁岭,江苏盐城等地投资建设了良种奶牛繁育及乳品加工产业集群项目。

  2013年底,辉山乳业集团和康平县曾达成协议,辉山乳业集团计划投资88亿元,在康平县建设全产业链乳业产业集群综合项目。这笔88亿投资的回报如何?

  3月26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除了位于康平县海洲乡内的一座奶牛养殖场在运行外,其余两处的项目,均未见施工迹象。

  辉山乳业在康平县的部分项目已经停工约一年半

  位于康平县经济开发区内的“中国辉山乳业乳品城”工地,除了一个红色大门框架和一座破损的简易房外,并未有其他施工的迹象。据周边居民介绍,该项目已经停工约一年半的时间。

  2014年11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与综艺集团旗下公司Alpha Spring成立合营企业,并在江苏省盐城市设立一条涵盖饲料种植、奶牛养殖、乳品加工、销售及营销乳制品的全产业链,注册资本10亿元。2016年5月,辉山乳业发展(江苏)有限公司在盐城市射阳港经济区开业,总投资8.66亿元,其中一期投资约5.8亿元,产能18万吨/年。

  除了主营的乳业之外,辉山乳业也染指副业。

  2015年9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以8320万元人民币向控股股东杨凯及其子收购可再生能源公司全部股权,用作生产压缩天然气(以下简称CNG)及副产品有机肥料。据悉,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2013年、2014年,这家公司分别录得亏损约238万元和438万元。

  国内某乳业营销专家认为,辉山目前所面临的财务危机,与杨凯作为主要决策者的“指挥棒”关系很大。他说,乳企可以选择的扩张市场领地的方式很多,或通过营销策略、或通过资产收购,而自建产业基地是“资金负担最重的一种”。

  辉山解决负担的方式简单粗暴:借钱。一个故事充分体现了这家公司当时借钱的“本事”:2016年11月,辉山试水“活体租赁”,这一租赁融资方式在此前的国内市场鲜有先例:以其拥有的4万头奶牛作为租赁资产,租期5年,换取融资7.5亿元。

  国企前身、知名品牌、当地政府的座上宾……也许是这些因素让辉山借起钱来比一般企业更轻松。目前已经曝光出的消息:包括 工商银行 、 农业银行 、 中国银行 、 交通银行 在内的23家银行集体沦为“受害者”。

  根据3月28日的债权人会议,这些债权银行被要求“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

  杨凯旗下多处房产项目销售不畅

  ▼

  3月24日辉山乳业暴跌发生后,市场传言杨凯“挪用资金30亿投资房地产”,该说法立刻被公司否认。

  直到目前,这仍是一件难以得到证实的事。可以肯定的是,杨凯本人投身房地产的历史比他掌舵辉山的时间更长。

  辉山乳业的上市招股书里间接“暴露”过杨凯与房地产的渊源:杨凯于2009年出资成立“辽宁辉山控股”,出资来源为其“在中国其他业务投资(包括房地产投资)产生的个人财务资源”。

  根据工商资料,杨凯名下的房地产公司包括沈阳万鼎房屋开发有限公司、沈阳金田置业有限公司和沈阳凯美置业有限公司。在此之前,还曾出资与人成立过“沈阳永丰房屋开发有限公司”,2008年,杨凯不知出于何种因素出让了股份。

  网页资料显示,永丰房产先后开发了“沈洲花园”、“阳光文轩”、“御泉花园”及“沈阳春天商业广场”等房地产项目。  

  曾经杨凯控制的永丰房产开发的楼盘

  沈洲花园小区附近的一家中介告诉记者,该小区建成已有大约17年,当年曾是沈阳市的地标性建筑。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永丰房产目前主要的项目是沈阳市香格里拉楼盘,香格里拉还有一个别名“皇邸龍邸”。公开资料称,香格里拉楼盘占地面积1100亩,总建筑面积130万平方米。

  记者在售楼处大厅的示意图上看到,该项目的销售速度似乎较为缓慢,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楼盘显示“售罄”。公开资料显示,这个项目早在2008年5月就已开盘。

  沈阳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网站信息则显示,永丰房产在售开发项目即是香格里拉楼盘所属的两个项目。截至4月1日,沈阳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网站显示,该处的两个项目于2012年开工,已经取得预售许可,但两个项目的已销售面积均为“0”。

  事到如今,很难断言房地产生意是否严重拖累了杨凯的财务状况。但从他在2013年以后大笔质押股权换钱的举动来看,房地产至少没能成为“摇钱树”。

  优质国企改制“贱卖”给外资

  ▼

  “辉山”品牌作价3500万人民币卖给美国隆迪,仅相当于辉山乳业一年的利润

  年逾七旬的李春祥是沈阳市农垦总公司前总经理,也是沈阳乳业的组建者,并在2002年前担任沈阳乳业的董事长。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

  在李春祥任职期间,沈阳乳业不仅是远近闻名的明星国企,还是当地政府的“利润奶牛”。1999年至2001年,沈阳乳业主营业务收入从1亿元增长到接近3亿。截至2002年,沈阳乳业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

  2001年底的一天,58岁的李春祥突然被“上面”要求退休,前沈阳市新城子区副区长蹇彪接替李春祥担任沈阳农垦总公司总经理。自此,沈阳乳业的命运迎来了多米诺骨牌式连锁反应。

  2002年,当地政府决定对沈阳乳业进行改制,引入外部资金进行合资。在当时,改制一般发生在落后、亏损国企身上,而沈阳乳业无疑“风华正茂”。

  得知这一消息, 新希望 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专程到达沈阳,希望控股沈阳乳业。几个月后,沈阳乳业52%控股权却落入名为“美国隆迪”的外企手中。

  媒体报道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隆迪在华投资了包括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据当时的报道,美国隆迪“6月才与辉山方面接洽”,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谈拢,合资成立沈阳乳业有限责任公司,“8月上旬正式挂牌”。

  沈阳乳业时任董事长蹇彪当时对媒体称,辉山的合资条件中,包含一定要上市,但刘永好对上市不感兴趣,而美国隆迪“在操作国际融资方面很娴熟”。

  据了解,当时美国隆迪获得52%股份的实际出资为1170万美元。“辉山”品牌则被作价3500万人民币,分5年由美方支付。李春祥认为,这相当于用沈阳乳业一年的利润就购买了公司。

  沈阳乳业由国有控股变为中外合资。2004年7月7日,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独有,此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美国隆迪执行总裁李安民。

  从外企“管家”到辉山“主人”

  ▼

  沈阳乳业全部被外资控股之后,杨凯以沈阳乳业新任总经理的身份正式“登场”。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1975年,“文革”晚期,18岁的杨凯下乡至沈阳市康平县,在当地待了4年;1984年,杨凯的工作单位更换至“沈阳市粮食食品机械厂”。记者在当地的工商资料中并未查到该公司,不过有一家已经注销的“沈阳粮油食品机械厂”。

  按照辉山乳业招股书里的说法,杨凯之所以能成为沈阳乳业的总经理,主要是其曾在和双方各占五成权益的共同出资业务中建立业务关系,杨凯管理日常运营。

  记者调查了解到,1992年,一家叫“美国美登高”的外企和沈阳新凯合资成立了沈阳隆迪。美国隆迪执行总裁李安民,曾是美登高公司的常务董事。杨凯当时是沈阳新凯的股东,同时是沈阳隆迪的总经理。

  辉山乳业招股书没有详细介绍“美国美登高”的背景及其与控股股东美国隆迪的关系。公开信息中,记者也难以找到“美国美登高”和“美国隆迪”之间的股权关系。但市场普遍认为美国隆迪即为美登高的“幕后公司”。

  2004年12月,在美国隆迪取得沈阳乳业全部股权5个月后,总经理杨凯获得了沈阳乳业50%的股权。

  对此股权转手事项,辉山乳业上市招股书里的解释是,“基于杨凯对沈阳乳业及所有其他合营公司所做的贡献”,业务伙伴将沈阳乳业的50%权益转让给杨凯,务求杨凯日后继续留任及尽心服务。

  2009年1月,杨凯与李安民等一同成立了“辽宁控股”,沈阳乳业以现金形式出资19%,并同意向辽宁控股转让“辉山”品牌。资料显示,成立后的辽宁控股通过30家附属公司掌控上游业务,以至最终覆盖沈阳乳业的原有业务。

  2011年,辽宁控股又将主要的经营实体转给其名为“辽宁辉山乳业”的附属公司。至此,沈阳乳业彻底退出历史,辉山乳业基本继承了沈阳乳业的资产。

  2012年8月,杨凯替代李安民成为沈阳乳业董事长。2016年,杨凯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度位居辽宁首富。

  高管失联牵出“乌龙夫妻”

  ▼

  2012年7月,美国隆迪将剩余的50%权益转让给葛坤。至此,杨凯和葛坤持有沈阳乳业全部的股权。

  一份内部资料显示,葛坤生于1974年12月11日,是沈阳市大东区人。辉山乳业曾公告,1996年7月,葛坤取得沈阳市广播电视大学涉外文秘普通专科文凭,并于同年11月进入沈阳隆迪,先后出任杨凯的秘书、副总经理及总经理职务。

  2011年6月,葛坤成为辉山乳业董事,并于2013年9月调任为执行董事。2012年12月,葛坤成为辉山乳业高级副总裁。

  公开信息显示,葛坤在辉山乳业负责融资、财务等重要工作。

  左为葛坤

  暴跌事件后,一则负面消息更使辉山雪上加霜:此前一直被外界认为是杨凯“妻子”的辉山乳业高管葛坤被曝失联。

  由于葛坤和杨凯为一致行动人,同为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外界包括媒体长期以来认为二人为夫妻,甚至连不少沈阳当地人都存在这种误解。

  根据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可靠信息,杨凯的妻子名为张健美。这位名正言顺的妻子在辉山乳业并未持股,也没有任何职位。

  3月28日,在葛坤被曝出失联后,辉山乳业公告称,在2016年12月的浑水报告之后,葛坤于上述工作的压力变大。自2017年3月21日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其中指出其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她会休假,希望现阶段别联系她,之后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葛坤。

  3月31日,辉山乳业公告称,公司依旧无法联系到葛坤,已向香港警方提供失踪人士报告。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通过对葛坤的身份号进行查询,对应的信息却另有其人。

  辉山乳业招股书显示,葛坤代表杨凯间接持有Champ Harvest股份的经济权益,两人为一致行动人,被视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4月10日,辉山乳业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一封来自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信函,该银行指控公司违背贷款协议中的“相关承诺”、认为违约行为已经发生。公司称,关于此事,“正在征询法律意见。”

  或许,辉山乳业遭遇财务危机的真相,要等到葛坤现身才能水落石出。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实习申请 | 联系方式

法律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227237‬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冀ICP备16026588号-2 网址:www.flyxww.com